出版業知識服務駛入快車道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rgdzswb@163.com
地址: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业务咨询:QQ 497403116
金博印刷廠,浙江印刷厂,杭州印刷公司,画册设计,杭州包装,書刊印刷,金博印务,浙江省金博印务股份有限公司
金博棋牌下载

出版業知識服務駛入快車道

发布时间:2019-08-20   |   发布人:管理员  |  浏览次数:1

     55家试点单位,162款知识服务产品,已完成、可在线访问的知识服务产品共计103款;国家知识资源服务中心门户网站已完成初期建设;2018年,新增55家试点单位,试点单位达110家……这一切都预示着国家知识服务体系建设工作已经从破题扬帆起航,驶入了快车道。

  建設國家知識服務體系

  在知識服務備受關注的今天,與知識服務有著天然聯系的出版業已深刻認識到,知識服務是推動內容彙聚的新動能,是實現産業快速增長、向高質量出版發展轉型的新方向,是優化産業結構、深化供給側改革、提質增效的新手段。

  記者在采訪中知晓到,爲加快推進專業化知識服務平台建設,有效聚集專業領域數字內容資源,推動國家知識服務體系建設,2015年,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啓動專業數字內容資源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工作,確定了首批28家出版單位作爲專業數字內容資源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單位。同時,批複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負責籌建國家知識資源服務中心,並具體組織試點工作。2017年年底,又確定27家新聞出版單位爲第二批專業數字內容資源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單位。2018年,試點單位的遴選擴大到大學和科研院所的單位,最後確定55家新聞出版單位、少量大學和科研院所爲第三批專業數字內容資源知識服務模式試點單位。自此,試點單位已達110家。

  “知識服務是出版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目標。”在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看來,國家知識資源服務中心的建設就是構建“國家級知識資源服務體系”的重要環節,其目的是有效提高新聞出版業知識資源聚合度與知識資源生産供給能力,促進知識內容産品生産,提高國家知識資源公共服務能力,提升國民知識水平和國家文化安全水平,推動學習型社會、創新型國家建設。

  魏玉山說,現在國家知識資源服務中心的門戶網站已完成初期建設,出版領域提供知識服務的出版單位信息、技術企業信息、産品信息、政策法規信息、中心工作情況等相關材料已收集完成,当前已上線發布。“已經有人民衛生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中國農業出版社等10家試點單位的知識服務平台與我們中心門戶網站進行了檢索頁面跳轉對接。人衛社的臨床助手、農業社的智彙三農、科學出版社的植物智庫等8個系統已經集成了門戶網站的單點登錄。”

  專業出版知識服務模式顯現

  隨著出版社轉型升級的探索,專業內容和教育內容知識服務市場已經啓動,把專業出版機構打造成知識信息服務提供商也已成爲業界普遍共識。許多專業出版社在基于自身優勢內容資源的基礎上,主動擔負起爲讀者、消費者選擇、整理知識信息的責任,讓人們能夠從繁雜的信息環境中快速獲取目標內容,並形成對應的知識解決方案。

  記者在采訪中知晓到,截止到2017年年底,依據統一的建設標准,在技術企業支持下,各試點單位已開發162款知識服務産品,已完成、可在線訪問的知識服務産品共計103款。当前,專業類試點單位已形成多媒體形態的數字資源,包括文本、圖表、音視頻等。其中,圖書20多萬種,音視頻2萬多段、50多萬分鍾,圖表1200多萬幅,案例2100萬條,詞條近2000萬個,專利數據1億多條。

  人衛臨床助手是人民衛生出版社數字出版轉型升級和融合發展的核心項目,是人衛智慧服務平台醫學學術子平台的重要組成部分。当前,人衛臨床助手資源建設已初具規模,有疾病知識11549條,典型病例5000例,醫學詞彙17萬條,國家臨床路徑1213個。“出版社占領消費者市場才是轉型成功的重要標志。”人民衛生出版社副編審郭向晖說,当前出版社在醫學學術“兩個助手”——人衛臨床助手、人衛用藥助手進行了知識服務創新探索。通過這“兩個助手”,紙書編輯正在鍛煉數字融合的能力,包括選題策劃能力、內容加工能力和運營推廣能力。

  “智彙三農”農業專業知識服務平台是由中國農業出版社利用建社近60年來積累的內容資源,加上強大的編校團隊和作者團隊精心打造的集書城、主題數據庫、資訊、科研工具、社區等一系列的平台功能的多媒體、多終端專業智能平台。“整個平台基本實現了智能檢索,Web端、APP端、微信公衆號端均可訪問,提供鏡像安裝、IP登錄、賬號登錄3種使用方式。未來,我們將探索垂直化、精准化的小數據庫産品的開發和運營。”中國農業出版社數字中心副主任王芳芳如是說。

  努力實現知識服務轉型的跨越

  “未來,知識服務工作不僅是知識升級,更在于運營,要把讀者變爲用戶,做社群化營銷和學會版權保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副社長王健說,知識服務的基礎是“用戶驅動+內容品牌”。作爲大學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在提供知識服務上的探索更多的還是面向教育,“基于自身的內容優勢資源,找准用戶,再將內容進行重新轉換,變成不同于紙質圖書的新的服務形式,同時還要關注用戶行爲軌迹,評估用戶價值,形成品牌黏性”。在王健眼裏,知識服務就是要做好基于用戶的精准信息投放。“無論做教育出版還是做教育服務,通過知識體系化與傳統紙書對接,以紙書爲入口,把讀者變成移動互聯網的用戶,實現內容、服務的增值。”他表示,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面向圖書終端用戶,提供的“華師小助手”平台,就是通過平台用戶的播放頻率、統計分析等數據可以策劃新的應用、進行場景化推廣和個性化推薦,實現知識服務的小跨越。

  如何做好知识服务转型?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數字出版司副司长冯宏声在前不久召开的知识服务模式(综合类)出版相关单位试点工作会议上,用七大关键词进行知晓读:一是位置。知识服务作为出版业得以生存的根基,是我们在国民经济建设中对知识服务所处位置的应有认识。二是轻重。对于知识库要去包装、去封装,将原有的内容解构,将原有的出版物通过知识化的方式再做一遍。三是场景。要以玩家为核心,找到玩家的认同感、为玩家定制化内容开发。要在场景当中和我们的作者、玩家共同成长。四是评价。出版业存在的最本质的价值其实是评价。未来我们要尝试去做知识本身的评价。五是“画像”。要做“理想玩家画像”,真正从玩家角度考虑场景和要做的服务。六是加工。知识生产的环节以加工为基础,我们如今 要对传统的生产方式进行改造,变成精加工。七是纵横。出版社无法完成真正的最顶层的横向工作,因此要从纵向考虑垂直领域的工作,学会用主题将多个垂直领域进行串联,对每个垂直领域的主题进行拓展,做横向工作。


【文章来源:】 【打印本頁